3jhj 8aqp 3fjt n9n5 hxff 4ksq uq0a e6am nbjn eptb

独步天下剧情介绍

1-6集

标签:议论纷纭 bd3x 大亨电玩城

独步天下第1集剧情介绍

  

  人来人往的上海都市中,每个人都步履匆匆,忙着千篇一律却又无比繁忙的工作,步悠然作为一名小说作家,此刻也在马不停蹄地赶稿子,但是,她却一点灵感都没有,什么也写不出来,就在焦头烂额之际,却又屋漏偏逢连夜雨,因为屡次拖稿,而被上司黄总监点名接受批评,甚至有被解雇的危险!无奈之下,步悠然只好硬着头皮来到公司,敲响了黄总监的门。

  黄总监并不在办公室,他只用ipad就对步悠然下达了“威胁”,若是步悠然的文章不能在下周破十万点击量,那她就可以说拜拜了。步悠然愤愤不平,自己可是公司里最早签约的作家,什么时候受过这种气呢?但不管怎样,她都毫无办法,只能努力去完成任务。

  为了寻找灵感和素材,步悠然与同事们千里迢迢来到布喜娅玛拉地宫“探险”,热情的当地人接待了他们,但也多次叮嘱,千万不要破坏里面的文物,若是觉得有哪里不对劲,一定要赶紧出来。就这样,步悠然怀着极大的好奇心步入了幽深的地宫,她不由得感叹,蒙古国至今为止保存的最完整的一座地宫实在豪华庞大,令人叹为观止。

  正当步悠然和两位同事走到布喜娅玛拉的墓碑前,一条静谧的隧道出现在三人面前,步悠然呆呆地注视着眼前的墓碑,洁白如玉又庄严肃穆,那一刹那,她的耳边仿佛响起了一声沧桑的呼喊“步悠然”!顿时,步悠然的脑海中掠过了一幕幕支离破碎的景象,她好似穿着蒙古国服饰,身负着“可兴天下,可亡天下”的预言。朦胧之中,步悠然感到身体被透支一般,她晃晃悠悠地晕倒了,被两位同事救起,幸好没有大碍。

  回到住所,步悠然仔细查阅了布喜娅玛拉,也就是女真第一美女东哥的资料和故事,准备以此为背景,写一段明末清初时期的传奇爱情故事,作为自己“挽救职业生涯”的小说。

  叶赫那拉·东哥出生于女真叶赫部,明万历年间,女真各部群雄割据,危机四伏。有着第一美女之称的东哥,沦为政治工具。九部之战,叶赫大败,东哥之父布斋为建州都督努尔哈赤所杀,其兄长布扬古为与建州交好,将年纪尚幼的东哥许配给杀父仇人努尔哈赤。但因东哥誓死不嫁,努尔哈赤唯有将其控制在建州。

  在步悠然的笔下,东哥是一名妙龄女子,也是女真第一美人,身姿曼妙如杨柳办婀娜多姿,巧笑嫣兮如艳阳般明媚亮丽,肤如凝脂又似白玉,一双会说话的眼睛闪闪发亮,她虽然正值花季却不骄傲做作,反而英姿飒爽,她从小便与褚英和代善交好,褚英是努尔哈赤的长子,代善是次子,三人青梅竹马,一同长大,代善个性温婉亲善,因此与东哥颇为亲近。就在三人长大后一同去赛马时,黑马不小心将东哥摔了下去,褚英为了替好友出气,竟然拔出匕首要杀死黑马。东哥看不惯褚英的作风,便出言阻拦,但褚英一直心仪东哥,十分希望能与之在一起。东哥个性要强,不喜欢被指定的婚姻,便没好气地拒绝了褚英,与代善扬长而去。

  东哥回到闺房,换了女儿装,面容娇艳,越发美丽,这时,努尔哈赤满脸笑容地来探望东哥,他是褚英和代善的父亲,虽然是驰骋天下的英雄,但努尔哈赤心里一直喜欢可爱率真的东哥,还特意带她去观看庞大的城池,只要东哥愿意,努尔哈赤就能与她一起分享江山!但是,东哥毫不领情,因为东哥的阿玛就死在努尔哈赤手里!在东哥小时候,她就曾恨恨地发誓,谁能杀得了努尔哈赤,自己就下嫁与他,绝不反悔!

  努尔哈赤没有想到,时隔这么多年,东哥竟然还没有忘记昔日仇恨,其实,当年他杀死东哥阿玛也是迫不得已,但说到底,在这件事上,他还是觉得有愧于东哥。东哥的眼神异常坚毅,她不在乎努尔哈赤拥有多大权力,她不稀罕!努尔哈赤碰了一鼻子灰,虽然不甘心,但拿东哥毫无办法。

  东哥是个非常孝顺的孩子,她专门给姑姑孟古采摘了鲜艳欲滴的花朵,孟古是努尔哈赤的福晋,她的身子总是病怏怏的,东哥便耐心地喂姑姑喝水,因为对她而言,姑姑是世界上唯一的亲人。正在谈话间,孟古之子八阿哥皇太极也过来探望,东哥是皇太极的表姐,想当年,皇太极的名字还是少年的东哥给取的,如今,皇太极已经长成了翩翩少年,东哥看着眼前玉树临风的表弟,不禁笑着调侃他,才几年未见,竟然长这么高了!

  东哥的笑容非常甜美,皇太极也乖乖地叫着“姐姐”,东哥有了这么一个一表人才的表弟,也感到十分亲近。孟古看着姐弟俩关系不错,心中也甚是欣慰,但是苦于身体不好,孟古一阵剧烈咳嗦,竟然咳出了鲜血!经过太医诊治,孟古仍无法起死回生,此时已是奄奄一息。为了让额涅在有生之年能回到心心念念的故土,皇太极特意向努尔哈赤请命,希望能恩准孟古回故乡,但努尔哈赤铁石心肠,根本不予批准,因为孟古的故土叶赫与努尔哈赤统领的建州关系十分紧张,甚至可能触发战争,所以不能随便往来,皇太极心中悲怆,却无可奈何。

  东哥担心姑姑的安危和心愿,焦急万分地等待着皇太极的消息,正巧代善过来探望,得知此事,便赶紧去帮八弟说情。代善来到大殿,恭敬地跪下,在阿玛面前夸赞了皇太极一番,努尔哈赤这才比较满意,命令皇太极跟着褚英和代善,好好学学正事,不要总想着提一些没用的请求。说罢,努尔哈赤径直离开,皇太极心中茫然,不是滋味。

  可想而知,当东哥得知努尔哈赤的态度,她奋不顾身地要去找努尔哈赤理论,就连代善和皇太极也不能阻拦。这晚,大雨滂沱,东哥执意要见努尔哈赤,但却被侍从阿克敦阻挡,东哥哪里是寻常女子,一股脑儿闯了进去,结果看见努尔哈赤和一个女子赤身裸体在床上拥抱!

独步天下第2集剧情介绍

  

  努尔哈赤也没想到,东哥竟然如此放肆大胆!他怒不可遏地大声呵斥,东哥自然也是无比羞赧,赶紧将头别到一边,努尔哈赤赤裸着上身走下床来,十分严肃地盯着东哥,看来是自己平日里太骄纵她了,以至于今日如此莽撞无礼!东哥的眼中没有丝毫惧怕,努尔哈赤沉默了片刻,便命令床上的大福晋衮代离开。大福晋心中气得不轻,但深知努尔哈赤的脾气,不是撒娇耍赖就有用的,便只好不满地离开。

  当大福晋走后,东哥可怜巴巴地跪下,她并不是来耀武扬威,而是来恳求努尔哈赤给叶赫写一封信,告知姑姑的病情,以完成姑姑此生最后的心愿。努尔哈赤很是无奈,建州之所以跟叶赫关系不好,就是因为东哥的哥哥那摇摆不定的性子造成的,在这样风雨飘摇的情况下,孟古是无法完成心愿的。

  东哥泪如雨下,无论如何,孟古都是努尔哈赤的妻子啊!她陪伴了努尔哈赤整整十五年啊!如今即将走到人生尽头,难道连故土都难回吗?作为姑姑的男人,努尔哈赤怎能忍心这么做!东哥说到伤心处,不免嚎啕大哭,努尔哈赤看着梨花带雨的东哥,一把将她拥入怀中。经过再三思虑,努尔哈赤做出了一个两全其美的决定:让东哥亲自回一趟叶赫,把孟古的亲人们都接来团聚。听到这个喜讯,东哥满怀欣喜地点头答应,努尔哈赤轻轻地搂着东哥,对于这个外表柔弱,骨子里坚强的女孩,他不知道究竟该拿她如何。

  可是,当代善听闻努尔哈赤让东哥回叶赫时,觉得大事不妙,他准备迫不及待地去请求父亲,将东哥许配给自己!大雨中,代善拿出了一枚戒指,向东哥深情款款地表白,但东哥此时却无法确定,自己对代善到底是不是爱情,于是,她委婉地拒绝了这份表白,并把戒指归还,希望代善能等待自己从叶赫归来,再给出答复。代善也很大度豁达,他相信,凭着青梅竹马的感情,自己一定能获得美人心,所以,代善愿意等待。

  哈敏一早就来给大福晋请安,言语中暗指东哥与努尔哈赤关系暧昧,大福晋气不打一处来,猛地一拍桌子,制止了哈敏的嚼舌根。很快,东哥就要和皇太极一同启程了,临行前,代善对皇太极再三叮嘱,嘱咐他在路上要照顾好东哥。不仅如此,代善还准备了大量行李细软,他的妥帖和细心令东哥笑颜如花,十分开心。

  等到东哥和皇太极启程后,努尔哈赤便来到孟古房间,探视她的病情。孟古虽然病榻缠身,但还是温婉贤淑,句句替皇太极和东哥的顶撞求情,那副病容令所有人为之心痛。努尔哈赤不禁感叹,在这些女人中,还是孟古最为懂事。说到激动处,孟古又开始剧烈咳嗦,努尔哈赤略微有些不耐烦地起身离开,只吩咐下人好生伺候。

  大福晋心中对东哥一直有所忌惮,为了不让夫君得到这个美人儿,大福晋在努尔哈赤面前提议,不如让大阿哥褚英迎娶东哥格格,努尔哈赤听闻此言,心中自然是不悦,并未给出明确回答。路程行走到一半,皇太极优哉游哉地躺在马车里,一边看书,一边与东哥说说笑笑,两人互相调侃着,气氛十分融洽。

  言归正传,东哥并不相信皇太极是努尔哈赤派来监视自己的,她相信皇太极本性纯良,退一万步来讲,就算他真是监视自己的人,东哥也不会惧怕。看着如此坦荡美丽的东哥,皇太极不禁感慨道:你真好。东哥闻听此言,只当皇太极是年少的表弟,便宠爱地捏了捏他的鼻尖。说时迟那时快,东哥与皇太极很快便抵达叶赫。

  另一边,努尔哈赤与褚英同去狩猎,谈及褚英的额涅,努尔哈赤总觉得有所亏欠,想当初,褚英的额涅因病而逝,在临死前也未见到儿子一面,这是褚英的遗憾,也是努尔哈赤的愧疚。说罢,努尔哈赤话锋一转,他打算将扈伦部的长女指给褚英,这对褚英未来发展也有好处。尽管褚英心中只钟情东哥,但父母之命,他不得不听从,只能任凭阿玛指婚。

  在叶赫,东哥的哥哥布扬古亲自设下了丰盛的筵席,宴请远道归来的妹妹以及八阿哥。席间,东哥看得出来,布扬古与皇太极之间剑拔弩张,她赶紧从中调和,私下里告诉布扬古,孟古病重,自己此次回来,就是为了完成她最后的心愿,而这也需要哥哥的同意。

  东哥态度坚决,希望布扬古能批准,自己带着族人亲人们前去建州。但是,如今建州与叶赫势如水火,难免努尔哈赤没有异心,而且,孟古的额涅年事已高,身体状况也不允许远行。东哥便顺势提出,自己和皇太极愿意去探望孟古的额涅,也就是东哥的外祖母,看看情况如何。

  东哥将这件事告知皇太极,皇太极却觉得很奇怪,布扬古与努尔哈赤的信中一直提及,外祖母非常思念孟古,但当他们真正抵达家乡时,布扬古却只字不提外祖母的事情,直到此时才说外祖母生病,身体抱恙,这种态度不是很奇怪吗?

  这晚,皇太极一直待在东哥房间,没想到没过多久,皇太极所居住的西厢竟然失火了,那么多侍从,无一人逃出来。皇太极心中明白,布扬古势单力薄,他的背后一定有其他同谋者,而此次起火就是为了要自己的性命!皇太极有些按捺不住性子,想马上去找布扬古算账,但被冷静的东哥拦住了。此事过后,布扬古佯装发怒,还责怪下人点油灯导致失火,但他那副表情,已经说明他是知道内情的。

独步天下第3集剧情介绍

  

  第二天一大早,东哥便前来见布扬古,只见布扬古做出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,表面上十分关心皇太极,嘘寒问暖一番,实际上,他的话里话外却透露着虚情假意。兄妹俩提及努尔哈赤与东哥的关系,布扬古话锋一转,想当初,他原以为这是门好姻缘,谁知到了今天,努尔哈赤也没有给东哥一个名分!布扬古态度激烈,可东哥却理智冷静,自己身为一介女流,努尔哈赤重视自己,不过是想维持与叶赫之间的关系,哪有什么荣辱可言。

  布扬古冷冷一笑,在他看来,东哥既是自己的好妹妹,又是一个好筹码,如今叶赫有难,正巧哈达部落的首领贝勒孟格布禄前来拜访,此人曾与东哥有过一面之缘,被东哥的美貌所倾倒,所以,布扬古希望把东哥当做一个“见面礼”,送去供给孟格布禄消遣!东哥自然不愿意,便搬出努尔哈赤做挡箭牌,自己可是努尔哈赤的女人,想那孟格布禄怎敢收这份礼!布扬古提高了分贝,在他看来,妹妹在努尔哈赤身边却无名无分,早已成为天下的笑柄,倒不如另择良人。东哥双眼含泪,若是自己执意不肯,哥哥又能如何?但是,布扬古心狠手辣,他狞笑着靠近东哥,如果她不乖乖听从安排,布扬古就会对皇太极下手!就这样,为了让皇太极安全回到建州,东哥不得不忍辱答应了布扬古的要求,见孟格布禄一面。

  为了保证皇太极万无一失,东哥叮嘱他火速离开,跟随自己的婢女葛戴从小路撤离。皇太极心中虽然不忍心丢下东哥,但不得不以大局为重,若是他不走,将会被扣成人质,只有赶紧返回建州,才有力量来搭救东哥。临行前,皇太极将一个锦囊塞到东哥手里,东哥捏着锦囊,心中波澜起伏,她本以为自己当一只鸵鸟,就能躲过一切风暴,但树欲静而风不止,她还是逃不开命运的安排。

  就在皇太极离开后,孟格布禄急不可耐地闯进东哥的房间,这个不解风情的色狼,上来就紧抱着东哥不放,大言不惭地称东哥是他的女人,两人在撕扯之间,东哥狠狠地咬住了孟格布禄的耳朵,疼得他大叫一声,说时迟那时快,就在这关键的一瞬间,东哥转身迅速打开了皇太极的锦囊,上面写着一个“骗”字,东哥心领神会,装作风情万种地勾引孟格布禄,趁着与他接吻的功夫,将一颗药丸成功喂他服下,并称这是一种毒药。这下,孟格布禄再也没了调戏美人的心思,他开始慌张震怒,东哥继续诱骗,自己好歹也是叶赫的格格,决不能与孟格布禄苟合,除非他明媒正娶。孟格布禄闻听此言,自然大喜过望,满口答应,准备找布扬古下聘,迎娶东哥。

  当布扬古听闻孟格布禄准备明媒正娶自己的妹妹,不禁喜上眉梢,这时,东哥不紧不慢地走进来,想当年,自己曾经立下誓言,谁能杀得了努尔哈赤,为自己报了杀父之仇,就心甘情愿下嫁,所以,孟格布禄只有除掉努尔哈赤,才能得到自己的芳心。面对如此娇滴滴的美娘子,孟格布禄神魂颠倒,别说杀掉努尔哈赤,就算是上刀山、下油锅,他也愿意,孟格布禄下定决心,完成任务抱得美人归!

  另一边,皇太极一路逃过了重重追杀,历尽艰辛回到建州,将在叶赫经历的一系列遭遇如实禀报努尔哈赤。但是,努尔哈赤听说东哥即将嫁给别人,并没有想象中的勃然大怒,他漫不经心地擦拭着双手,看不出任何情绪波澜,大福晋在一旁心中窃喜,让东哥离夫君远远的,可是她最大的心愿。努尔哈赤未曾多言,只吩咐皇太极去陪伴每况愈下的孟古,皇太极看着日益消瘦的额涅,心中十分难过,孟古猜到东哥被困,不由得自责内疚,病情愈发严重起来。

  当褚英听说此事后,大为恼火,便和代善一起焦急万分地请命,希望能带领军队去攻打哈达部落,营救东哥,皇太极自然也急着救出表姐,看着三个皇子火烧眉毛的模样,努尔哈赤仍是一副云淡风轻的表情,他心中自由安排。褚英情绪激动,一不小心顶撞了努尔哈赤,代善知道父亲脾气,赶紧加以阻拦,这才没有造成矛盾。

  其实,努尔哈赤心中有数,正好弟弟舒尔哈齐前来拜见,将叶赫探子打听到的密报一一告诉大哥,布扬古虽然将东哥许配给了孟格布禄,但目前并没有召集兵卒征集粮食。努尔哈赤统筹大局,他认为当务之急是解决哈达部落,至于布扬古的小心思,努尔哈赤也早已看透,布扬古不过是想坐山观虎斗,等到两败俱伤再坐收渔翁之利,努尔哈赤雄才大略,自然不会让布扬古得逞,而与哈达部落的战争在所难免。

  英雄难过美人关,努尔哈赤看得出来,褚英和代善之间因为东哥而起了隔阂,他当然不愿看见儿子内斗,便好心提醒代善,兄弟以和为贵,要团结扶持。代善深明大义,表示会辅佐大哥褚英,褚英适合去驻守赫图阿拉城,而自己甘愿追随父亲戎马生涯,去战场杀敌。努尔哈赤欣然应允。另一边,东哥已经被送到哈伦部落有三个月了,她不甘于受人摆布,也在筹谋逃跑,准备扮成普通村妇的模样,偷溜出去,不能坐以待毙。

独步天下第4集剧情介绍

  

  经过代善的毛遂自荐,努尔哈赤批准他同去哈达征战,而褚英则只能留下来守城,可想而知,本就脾气暴躁的褚英十分不满,气冲冲地嚷嚷着,东哥是属于自己的女人!舒尔哈齐见他如此口无遮拦,好心劝诫褚英,身为皇子要注意言行,但褚英心高气傲,根本听不进这逆耳忠言,丝毫不领情。另一边,皇太极一直心有愧疚,在他看来,东哥是被自己连累,才身陷叶赫无法脱身,于是,皇太极勇敢地表示,自己愿同努尔哈赤一起出征。努尔哈赤心中迟疑,皇太极毕竟没有实战经验,战场刀枪无眼,他实在不适合同去。但是,皇太极十分有诚意,不禁打动了努尔哈赤,只好允许他一同前行。

  代善在军事上很有天赋和才能,他率先安排了密探,将密报和地图一起呈给努尔哈赤,见到儿子如此有出息,努尔哈女仿佛看见了自己当年的影子,心中甚是宽慰。但是,努尔哈赤对代善的心思也了如指掌,他话里有话地询问代善,是否觉得行军进程太慢,耽误了营救东哥?代善何等聪明,听出了父亲意味深长的问句,没有贸然回答。正当代善准备离开时,一个神色异常的士兵毕恭毕敬地进来,代善扫了一眼,觉得此人情绪不对劲,果不其然,士兵飞快地掏出匕首,准备刺杀努尔哈赤!代善赶紧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阻止,一刀杀死了心怀不轨的士兵,他的身手利落,心思敏捷,深得努尔哈赤喜欢。

  另一边,东哥准备乔装打扮逃跑,她吩咐葛戴收拾好行李细软,刚要出发,却被孟格布禄逮个正着!葛戴一心护主,无奈一介女子哪有什么力气,被孟格布禄一脚踢开,这个禽兽不如的家伙用身体死死压住东哥,东哥自然奋力反抗,却撞到了柱子上,晕了过去,就在千钧一发之际,士兵慌张来禀报,努尔哈赤已经攻打进城了!孟格布禄这才作罢,仓皇失措地逃窜。

  努尔哈赤一生勇武,和皇太极在城中浴血奋战,代善则率人闯进孟格布禄的住处,成功救出了昏迷不醒的东哥和葛戴。当东哥缓缓苏醒后,发觉自己躺在代善温暖安全的怀抱中,她心有余悸,又觉得恍如隔世,自己又惊又怕地被困在这里三个月,原本要放弃希望时,没想到突然被营救了,获得了生的希望,如此大起大落,却都要自己一人承受!代善知道东哥受了莫大的委屈,不由得万分怜惜地搂紧她,保证以后会做东哥遮风挡雨的臂膀。东哥忽然发起小女孩脾气,朝着代善的脖颈咬下去,代善自然不会生气,他再次拿出白玉戒指表白,东哥彻底沦陷在代善的浓情蜜意中,泪流满面地点头应允,代善喜不胜收,赶紧为心上人带上戒指,他们都满怀信心,相信彼此会迎来美好的明天。

  而皇太极则早已等在营帐中,准备带东哥去探望受伤的葛戴,幸好经过医治,葛戴也没有大碍。努尔哈赤一心为东哥报仇,他当着东哥的面,将孟格布禄带上来,让部下扈尔汗狠狠地惩治他一番,孟格布禄此刻已经沦为阶下囚,但还是不依不饶地叫骂,出言不逊地诅咒东哥,他的下场自然很凄惨,努尔哈赤直接命人将其斩首!俗话说,斩草除根,对于孟格布禄的子嗣武尔古岱,以及其部族里的其他男丁,努尔哈赤也毫不手软,宣布一率处死!但其实,努尔哈赤并没有真的处死武尔古岱,反而给了他一条生路,因为按照目前局势来看,就凭武尔古岱的实力,是根本无法与建州匹敌的,所以不如使用亲和政策,再给他许配一个建州的格格,这样一来,武尔古岱便能臣服于努尔哈赤,不会贸然轻举妄动。

  这时,手下的士兵慌忙来报告,孟古已经病危了!代善率先得知这个消息,赶紧前来告知皇太极,火速回去探望,兴许还能来得及。皇太极急急忙忙离开,东哥也万分焦急,代善无法隐瞒,孟古也许只有两日光景了。东哥悲切不已,恳求代善带着自己回建州,再看姑姑一眼。代善经不过东哥的苦苦哀求,只能应允,当东哥赶到姑姑床前,发现姑姑气息奄奄,吐血不止。从侍女的口中,东哥得知,叶赫派来的所谓孟古的额涅不过是一个下人奴才,是孟古乳母的丈夫,而并非孟古的亲人!这个可恶的奴才口口声声称,自己是奉了布扬古的命令,来看看孟古是否真的死了!

  听了这番话,皇太极怒不可遏,抬起椅子狠狠砸向地上跪着的男人,东哥和代善在旁边加以阻拦,东哥瞪大了眼睛,她难以置信,同是亲人血脉,他们居然冷酷无情,根本不管姑姑死活!

独步天下第5集剧情介绍

  

  孟古已经病重垂危,走到了弥留之际,皇太极和东哥一起陪伴在她身边,孟古紧紧地拉着两个孩子的手,她已经别无他求,只是希望在自己走后,两个孩子能够相互扶持照顾,这就是她最后的心愿,不求大富大贵,只愿孩子们幸福快乐。听了姑姑这番话,东哥强忍悲痛,眼含泪水点点头,她会将皇太极视为唯一的亲人,皇太极更是斩钉截铁地对额涅承诺,从今以后,东哥就是自己的命!

  然后,孟古拼着最后一口气,吩咐皇太极出去等候,自己还有话要对东哥说。孟古宠爱地看着东哥的脸颊,她语重心长地说,贝勒爷对东哥的心思不是一天两天了,他能等东哥这么久,可见其用心之专。东哥哭着摇了摇头,她认为贝勒爷不过是贪图自己的美色,而不是真心珍爱自己,这样的男人与天下的好色之徒有何区别?孟古长长地叹了一口气,女子只有生得美丽才会幸福,而自己终究是一场空。话音未落,孟古与世长辞,东哥嚎啕大哭,皇太极急忙走入内殿,发觉额涅已经驾鹤西去。

  孟古的离开并没有让太多人悲伤,贝勒府里仍然是灯火通明,一派喜庆祥和的景象,原来,努尔哈赤正为了收服哈达开心不已,遂设宴款待众人,大福晋也是笑意不断,连连劝酒。而就在后院的房间里,东哥憔悴地趴在桌子上,听着外面的丝竹管弦乐声,陷入对姑姑的思念和哀切中。东哥不禁感慨世态炎凉,一条人命的逝去,远远比不上收服哈达之喜。

  当东哥听闻大福晋将姑姑的丧事延后办理时,更是气愤难耐,她干脆穿上一身素服,十分突兀地出现在庆贺喜事的大厅中,阴阳怪气地祝贺努尔哈赤得胜归来,话里话外都在讽刺努尔哈赤屠杀生灵,麻木不仁。一时间,在场的众人都惊呆了,谁也没有想到,东哥竟然这样胆大妄为!东哥仍然没有停下来的意思,她不依不饶地指责努尔哈赤,就算心怀天下又如何,还不是对死去的妻子淡漠处之,哪有人情可言!

  东哥如此桀骜不驯,大福晋咬牙切齿地说,应该拉出去打死!努尔哈赤制止了大福晋的言行,他沉默着,冷着脸走进后院房间,随后大发雷霆,猛地掐住东哥的脖子,恶狠狠地质问她究竟要做什么,要闹到什么地步才满意。东哥毫不惧怕,她目光如炬地盯着努尔哈赤,要杀便杀,自己不会低头屈服!努尔哈赤心中的怒火一点点平息,他松开手,环视着周围的一切,原来府中众人都忙着办好庆功宴,无人收拾故人的遗物。东哥仍想追问,努尔哈赤究竟是否爱过孟古?努尔哈赤并未正面回答,对他而言,征服女人就像是征服领土,永无止境,而东哥就像是最遥远、最广阔的大明,终有一日,他将拿下这土地,与东哥笑看江山。但东哥毫不领情,努尔哈赤对孟古的薄情让她心冷,男人,不过如此。

  孟古的灵堂很是冷清,并无几个人前来吊唁,东哥跪在皇太极身边,两人同病相怜,皇太极坚定不移地发誓,自己一定要灭了叶赫一族,为母亲出一口恶气!第二天,萨满法师开始为孟古做法事,努尔哈赤甚至准备了几个少女,想要活活烧死作为祭品!东哥于心不忍,上前阻止,却势单力薄,这时,空中出现一道闪电雷光将孟古的棺材点燃,皇太极不愿额涅的遗体被焚烧,打算扑过去,努尔哈赤拼命抓紧他,阻止他做傻事。正当少女即将被火焰吞噬时,天降大雨,将熊熊火焰浇灭,少女得以生还,东哥举起双手享受着甘霖,她为无辜生命得到救赎而高兴,不料萨满法师突然围了过来,跪倒在地,称东哥不是凡人,得到此女子,可兴天下,可亡天下!努尔哈赤大喜过望,一把将东哥高高举过头顶,欢呼到,东哥和天下都是自己的!

  萨满法师的预言实在可怕,东哥迫不及待想与代善离开,两人在小树林里密会,代善拥抱着东哥,他准备用自己的军功把东哥求来,可是还需要多加等待。这晚,东哥悄悄收拾好了行李,她想就此离开这个是非之地。葛戴见格格要逃离,不禁吓了一跳,跪在地上不敢放行,东哥意志坚定,就算会被努尔哈赤抓回来,她也要试一试,若是自己继续留在这里,只怕连皇太极也会被连累。然后,东哥将戒指和一封信一同交给葛戴,自己毅然决然离开。没想到的是,这件事被大福晋知晓了,她冷冷地笑着,这回终于有了证据。皇太极从葛戴处得知此事后,感叹东哥真是愚蠢,他还将东哥写给代善的信烧毁了,因为如果留下,这就是实打实的证据。

独步天下第6集剧情介绍

  

  大福晋和二福晋猜测东哥出府究竟意欲何为,她们猜测着,也许东哥就是准备逃离贝勒府,一时不禁想不明白缘由,当她们终于回过神来,不由得暗自发笑,这可是个天大的好事儿,本来平时就看不惯东哥,如今她自己想走,真是再好不过了,最好再能隐瞒一些时日,等到努尔哈赤想起来召见东哥时,她早不知道逃到什么地方去了!为了躲避努尔哈赤日后的怪罪,二福晋还给大福晋出谋划策,不如把知晓此事的侍卫统统除掉,以绝后患。

  这天夜晚,皇太极思来想去,还是不能隐瞒此事,他将褚英和代善也一同叫来,把东哥逃走一事一五一十地说了一遍。褚英和代善听了原委,不由得生气加担心,东哥竟然不顾大家感受和个人安危,就这样逃走了!未免多生事端,第二天一大早,三个阿哥就分头外出寻找东哥。最后,代善在一处清澈的河边找到了东哥,她已经乔装打扮成普通女子,但仍然难以掩饰美貌。有情人相见,虽然互相爱慕,但也愁绪纷飞。尽管东哥对代善也有好感,但自己的身份特殊,作为代善阿玛的未婚妻,怎能名正言顺与代善在一起?代善又何尝不知道这个难处,他思虑片刻,决定私自将东哥藏匿起来,然后将她的一只鞋子和马匹丢在河边,造成假象迷惑众人。

  另一边,努尔哈赤已经接到了府中暗卫传来的消息,褚英、代善、皇太极这三位阿哥昨晚支开了所有人,悄悄在议事厅讨论事情,由于他们武功高强,暗卫也无法探听到具体内容,但他们一大早就各自出府,分头行动了。努尔哈赤眼珠一转,聪明如他,很快就猜到此事也许与东哥有关,因为也只有她才能同时“劳驾”自己的三个儿子。此时此刻,皇太极寻找到河边,焦急的他只寻到了东哥的鞋子和马匹,不由得为东哥的安危开始担心,当他回到府中,却看见代善背着一个行囊,正在与褚英争吵。褚英口口声声称代善将东哥藏了起来,言辞激烈地要求他交出人,两兄弟闹得不可开交,皇太极沉默无语地走了出来。

  很快,努尔哈赤就知道了东哥出走的事情,他怒气冲冲地责问葛戴,大福晋则在一旁火上浇油,暗指有人在暗地里帮助东哥逃离,而且很有可能是褚英或者代善。努尔哈赤觉得此言不无道理,正当他想宣召代善时,手下人送来了东哥的鞋子。努尔哈赤并不相信这个“证据”,在他看来,东哥能投河自杀,简直是天大的笑话!

  另一边,东阿前脚刚到一处安静整洁的客店,皇太极后脚就找到了她。原来,皇太极早就想到了,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,加上东哥不擅长骑术,沿着线索慢慢找,便很容易寻到她。皇太极劝告东哥,阿玛一定能找到这里,所以不如顺水推舟,让东哥假装和自己在河边玩耍,出来散心的罪名可比私逃出府要小得多。于是,东哥听从了皇太极的建议,换上了平日的服饰,开开心心地在河边玩耍,等到努尔哈赤寻来时,她便谎称自己只是出来玩儿罢了,努尔哈赤心里有数,但表面没说什么,带她回了府。

  东哥回府了,两位福晋的如意算盘落了空,她们咬牙切齿,没想到东哥竟然这么胆大,敢戏弄努尔哈赤,看来,只有等日后找机会,慢慢收拾这个眼中钉。这天晚上,皇太极像个小孩子一样,来到东哥房间讨要谢礼,他的无拘无束也感染了东哥,两人在一起时十分融洽诙谐。于是,东哥便去请求努尔哈赤,希望他能批准皇太极搬到自己院子里,以便于方便照顾表弟。当皇太极知道这件事后,自然也十分高兴,毕竟对他而言,东哥是一个亲人。

  东哥的手生了冻疮,努尔哈赤颇为关心地让代善送去冻疮药,东哥见到代善,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,其实两人心中都明白,努尔哈赤或许早就洞悉一切,只是不想戳破而已。东哥还想解释些什么,代善打断了她的话,因为在代善心里,与东哥之间没有误会,也不需要解释。

  东哥陪着皇太极在书房里练字,没想到竟然打起了瞌睡,皇太极玩心大发,在东哥鼻尖上抹了一点墨水,东哥醒来后便追着他打,皇太极笑着为她擦掉墨水,东哥这才嗔怒地笑着,提笔在纸上写下四个大字:满汉一家。

网络微评
? ?